南方北方常见景观园林植物配置

植物图片库

【你好2022】杭州留下老居民如何迁新居

发布日期:2022-02-26 13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央广网北京1月9日消息(总台记者李行健 张国亮)中国之声大型记录报道《你好,2022》推出第九篇《杭州留下,老居民如何迁新居》。

  2021年,是杭州留下街道金鱼井社区的老夫妇陈寿英、方法仁结婚的第45年。陈寿英说,当年两人只拍了张用来登记的红底照片,没想到2021年年底社区为他们补上了这组特别的婚纱照。

  方法仁:当时我们房子很破,都是平房,到处是养猪、养羊、养鸡、养鸭的,汽车都开不进来,路非常窄。

  安置房交付前,21对金婚银婚老夫妻拍摄婚纱照(央广网发 杭州留下金鱼井社区供图)

  人字形房顶,大块落地窗,柔和的暖黄色,几幢江南水乡民居模样的房子刚刚建成。金鱼井社区书记陈勤华介绍,21对金婚银婚老夫妻的婚纱照取景地,不是西湖也不是影楼,而是他们即将入住的“最美回迁安置房”。

  陈勤华说:“西溪路从东面一路开过来,人们看到金鱼井的房子都会眼前一亮。有人会说,这是不是商品房?我们的回答是:这是安置房。这样的安置房线多岁的人,一对一对拍婚纱照,婚纱、西服穿好,确实是精神了好多,大家都很高兴。一般拍婚纱照要跑西湖之类的景区,我们就在自己的安置房门前,很舒服。这段时间他们还在联系我,还有老夫妻没有拍,我说过段时间我们再来拍一次。”

  杭州“留下”是杭州的西大门,连接西湖西溪,贯通城市乡村。在中国之声关注杭州留下街道的九年间,人居环境的改善是最直观的变化,日渐清朗的天际线让绿色生态成为主色调,地下管网的改造和老旧城区的重塑,让“住有所居”有了更温暖的注脚。

  老金鱼井村就是整个留下街道发展变迁的缩影。陈寿英回忆,当年村民们的自建房风格迥异,到处是私搭乱建的房子,楼和楼之间左右间距不到1米,前后间距不到5米,户籍人口600多人的村子最多时挤了10000多人。

  陈寿英说:“流动人口多了,但是金鱼井村很小。村民房子造得都不是很整齐,虽然通过出租房子增加了一大笔收入,但是村容村貌却很差,包括卫生情况、用电安全等。(抬头一看)到处是天线。路很窄,消防车都进不到村里。虽然是赚了几个钱,但是村民们逐渐感受到,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。”

  2017年,杭州西湖区启动“美丽西湖行动”一号工程,开始整治西溪路(古墩路-杨梅山路段),同时启动了大规模沿线月,金鱼井村开始整村拆迁。

  4年时间里,在外过渡的村民们时常会来工地看看,像是在看一天天长大的孩子。陈永明等5名村民,还自发组成质量管理监督小组。2021年11月,金鱼井村旧址“老树开新花”,金鱼井新居36幢,616套安置房建成,房屋面积9.5万方。回迁安置房的户型从52—120平方米不等,南侧的阳台可以望到茶山,4层的小楼还留下了跃层安装电梯的空间,以满足一家多口人共同居住的实际需求。社区里还有即将完工的民生服务综合体以及村民文化中心。

  陈永明带记者走进抽签后分到的新居,祖孙四代七口人安居一堂,这就是他最理想的生活。

  陈永明:入户门进来以后,左手边是厨房,然后是次卧、卫生间、餐厅。这边是储藏室,旁边是主卧。

  陈永明:(从阳台看出去)都是茶园。(计划)二楼父母住,三楼我和老婆住,(四楼给儿子儿媳)。儿子是4S店的汽车修理工,儿媳是医院的护士,孙女刚出生,六七个月了。走下去大概十来分钟,晚饭之后可以去西溪湿地转一圈回来,出去散散步,相当于运动,景色又这么好。

  2019年,杭州曾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提升杭州市拆迁安置房建设品质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要求“新建项目建设品质达到中等偏上商品房水平”,打造“居住舒适、配套完善、生活便利、环境优美、管理有序”的拆迁安置新型社区。《意见》里对安置房的户型及层高、景观绿化、外立面打造,都有明确要求。特别是要求外立面风格应尊重地域历史,体现居住文化和反映时代精神。

  陈勤华介绍,大家印象中的安置房大多是密密实实的高层建筑,但为何金鱼井新居形似4层联排小别墅?其实,金鱼井村地处坡地,不适合建设高层;紧邻西溪湿地,又有相关规划文件的限高约束,所谓的“最美回迁安置房”其实是因地制宜的产物。

  陈勤华说:“从西溪湿地方向看上去,要看得到山脊。我们这块地域刚好在山脊下面,它的高度不能超过黄海标高18米,刚刚好我们只能建4层。”

  从“住有所居”到“住有宜居”,回迁安置房设计理念变迁,也折射出政府服务民生理念升级。陈勤华说,从实际投入来看,相较于传统高密度高层回迁房,金鱼井新居的建设投入并不高,建立在民生改善的出发点之上,小投入才能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“不是钱的问题,如果你建高层,可能建10层、20层,只要三四幢就够了。(与传统高层建筑相比),投入其实差不了多少,只不过是在有些地方可能追加了一点,实际也不要很多钱。但是它的效果、实用性、感官度、老百姓的认可度,(与传统安置房相比)完全是两个概念。”陈勤华说。

  新的一年,这座城市还将迎来2022杭州亚运会。杭州留下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喆说,结合迎亚运环境整治行动,新一轮留下单元控规修编方案即将完成,“留下”也正在重新从名词变为动词,“未来留下小城镇更新改造工作将依据城市总体规划,以‘山、水、宋韵’的千年古镇文化为依托,结合留下产业定位布局,打造‘一核一带、六园三片区’的美丽留下新图景。”

  西溪十八坞,直落坞便是其中之一。坞深1000多米,坞口就是金鱼井社区。从上空俯瞰,留下街道金鱼井社区的最美回迁安置房,仿如一舟小船静静停靠在山的臂弯里。

  “落花天地间,曲水戏金鱼。”2022年,金鱼井新居的钥匙将正式交到村民们手里,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在变成现实。即将迁入新居的村民们就是金鱼井的“活水”,人回来了,社区就活了。

  老居民陈寿英说,住在风景如画的新居,每一名居民未来也要跟得上最美社区的脚步,“住进新居的老百姓要名副其实地符合‘最美乡村人’的称号。(每个人)的观念、思想、卫生等各方面都要有进步,如果按照以前农民出租房子到处乱弄怎么行?如果说过5年以后,你到金鱼井,树木成荫,生活环境跟自然原生态融为一体了,那才说明金鱼井村建得好了,真正是把美丽乡村融入到大自然的环境当中去了。”

  中国之声大型记录报道《你好,2022》推出第九篇《杭州留下,老居民如何迁新居》。

返回